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生肖文化--骐骥驰骋

本书研讨生肖马的文化蕴涵,侧重说明人与动物的互动关系,以及该种动物在中国文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绘画中的马
章节列表
三、绘画中的马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古代以马为题材的绘画作品极为丰富,涌现了许多画马大家。他们的作品,有些至今仍然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唐代以前,我国就已经存在一些以马为题材的绘画。传说远古及三代时期已有马图。《礼记?礼运》:“山出器车,河出马图。”我国各地发现的以马为题材的原始岩画,应是初民最早的画马作品。商周时期的文字中有“马”字,象马之形,系由图画演变而来。春秋战国时期,画马比较普遍。《韩非子》:“客有为齐王画者,齐王问曰画孰最难者?曰:‘犬马最难。’孰最易者?曰:‘鬼魅最易。’夫犬马人所知也,旦暮罄于前,不可类之,故难;鬼魅无形者,不罄于前,故易。”韩非子虽是在以画马画鬼说理论事,但从中我们仍可看出当时人们已经把马作为绘画的一个重要表现对象。战国秦汉之际的瓦当上多发现有马的形象。山东临淄齐国故都出土的战国瓦当中就有对马、对马生命树、对人骑马生命树图案。陕西省博物馆藏有秦代狩猎纹空心砖,使用五种印模,在砖面上印出侍卫、宴享、苑囿、射猎画面。其中的一幅射猎画面上猎手骑马飞驰,弯弓而射,猎犬紧追,小鹿惊逃,极富生活气息。
汉代画像石中也多有马的形象。其中最流行的图像就是扶桑树下系一马图像。山东微山两城画像石中,有许多这样的图像:扶桑树连理枝,树上有金乌,右系一马。山东嘉祥武氏祠画像石中的扶桑树下则有二马一车。山东滕县汉代画像石的扶桑树下为左右双马相对,作吃食状。据学者们研究,这些图像与山东临淄齐国故都出土的战国瓦当中的对马、对马生命树、对人骑马生命树一样,都是人们的强烈的生命意识的集中表现。车马图像也见于汉代画像石和壁画中。山东长清孝堂山石祠与内蒙古和林格尔汉墓壁画都有壮观的《车马出行图》。画中人物车马,丰富而生动,造型也相当准确。汉代画像石中也有表现战争场面的。河南新郑画像石有一《战争图》,画面上有的骑马,有的驾车,有的张弓,有的射箭,表现骑兵和车战的场面。另一幅战斗图,画面以胡人骑兵为主,四人骑马朝一个方向狂奔,可能表现的是胡汉交战的内容。
南北朝时期以马为题材的绘画也很丰富,如敦煌莫高窟249窟有一幅北魏时代的《狩猎图》,画面上两个骑马的射手正在山林中和群兽搏斗,近处一人跃马而起,张满弓弦射向扑过来的猛虎,远处一人纵马奔驰追逐一群兽类,画面表现的正是游牧民族狩猎生活的一个场面。
到了唐代,以马为主角的绘画作品多了起来,出现了很多画马的名家,如李绪、王弘、曹霸、陈闳、韩?、韦偃等。“先帝天马玉花骢,画工如山貌不同”,杜甫的诗句形象地表现了唐代画马的盛况。众多画马名家中,曹霸和韩?最为有名。杜甫曾见过曹霸,并写下了《丹青引赠曹将军霸》一诗,盛赞曹霸画马艺术水平之高。诗中也提到了曹霸的弟子韩?:“弟子韩?早人世,亦能画马穷殊相。?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韩?画马,在师承前人的同时,更重视写生。《广川画跋》说他“凡作马必考时日、画方位,然后定形骨、毛色。”他后来被玄宗招为宫廷画家。玄宗曾命他师陈闳,他回答说:“臣自有师,陛下内厩之马皆臣之师也。”他画马强调马的骠悍和神采,具有创造性。代表作《牧马图》,生动地表现了骏马的体态神情,准确、简练,真实;牧马人的形象也威武生动。另一幅《照夜白图》,画面上的马四蹄腾骧,仰首嘶鸣,生气勃勃。杜甫以“笔端有神”、“落笔雄才”来称赞韩?,一点也不过分。后世论马画者也多往往以韩?为参照,乃至形成了这样一个谚语――“马即韩?,牛即戴嵩……”,足见其影响之广。唐代马绘画,还值得一提的是1972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村出土的一绢画(侍马图)。画中马的造型、人物动态及画法,都与唐代同期中原地区的绘画相似。说明当时中原地区与今新疆地区在绘画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交流。
唐末五代至宋初,画家多以番马为题材。据《宣和画谱》记载,当时著名的番马画家有胡?、胡虔、李赞华、王仁寿、房从真等。其中契丹族画家胡?、胡虔父子名气更大。胡?“工画番马”,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卷二称他画的马“富于精神,虽繁富细巧,而用笔清劲”。其子胡虔学父“画番马得誉,世以谓虔丹青之学有父风”。著名的《卓歇图》传为胡?作。这幅《卓歇图》长卷,帐幕在后,主要人物席地而坐,旁有侍女及舞乐者,再远处有马约20匹。“卓歇”即支起帐篷休息的意思,画面表现的是契丹贵族在游猎后休息或待客的情景。但也有人认为是表现金人生活的作品。此图无论人物马匹都刻画得真实、准确、生动、传神。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番马图》,表现契丹人的转徙、放牧、卓歇、狩猎等生活场景,传为胡?所作。经学者们研究考证,《番马图》的作者,当为胡氏父子一派,或时代非常接近的胡风传派。
契丹人的绘画在辽墓中多有发现,如库仑一号辽墓的引马图和侍吏出行图,北三家一号辽墓的引马图,克旗二八地一号辽墓中的契丹草原放牧图等。
金代张?作有《文姬归汉图》。文姬归汉是中国绘画的一个传统题材。这幅《文姬归汉图》,前段画一肩扛围月旗的武士骑马引路,一匹小马驹紧随其后;稍后为戴韶冠、着胡服、骑骏马的蔡文姬,身后有胡汉官员各一人,胡官面容愁苦,作勒马踯躅状;再后有侍从、武士跟随;最后一人驾鹰携犬,快马追从。全画表现人物和马匹等,所用笔法简练而有变化,真切生动地表现了文姬归汉长途行旅的气氛。该画现藏吉林博物馆。
宋代画家李公麟作有《五马图》。李公麟,字伯时,号龙眠山人,安徽人,是宋代人物画的杰出代表。他不仅能画人物鞍马、神仙佛道,也能画山水花鸟;既注重临摹,又强调写生,且敢于独创。在画法上,他以“白描”著称,并把白描发展成独立的绘画创作形式。李公麟画马,“每欲画,必观群马,以尽(变)其态”。《五马图》就是他写生创作的一幅名画。画面上每匹马各有奚官一人牵引,人马均是单线勾出,比例准确,动作生动,马匹肌肉骨骼的结构、身体的重量感、软硬质感乃至光泽印象都清晰地表现出来。此图今藏日本私人收藏家手中。
元人赵孟?和任仁发也是画马的名家。前者有《秋郊饮马图》,后者有《二马图》。赵孟?,字子昂,以书画著名,是元初影响最大的画家。他主张“画贵有古意”和“书画同源”。他的书画作品题材丰富,其中鞍马人物多用工整着色方法。《秋郊饮马图》是他的鞍马人物题材的代表作。画面表现了江南初秋策马放牧的情景,溪岸树木,清淡深远。马的造型既生动,又很严谨。任仁发,字子明,号月山道人,松江人,绘画擅长人物、花鸟,尤精于画马。《二马图》画有一肥一瘦两匹马。右边是一肥马,花斑橙白两色;左边是一瘦马,棕色。《二马图》在马的形象塑造上,继承并发展了韩?、李公麟的传统,用笔劲健有力,笔无虚下。肥马的健壮欲奔和瘦马的疲惫不堪,都表现得很生动。任仁发之子任贤才,亦能画,英国剑桥陈泰康(音译)藏有一《奔马图》,据学者们考证,即为任贤才所作。另一子任贤佐,作有《人马图》,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北京故宫博物院还藏一《三骏图》,表现贡马的情景,系元代作品,卷尾题为九峰道人作。据学者们考证,九峰道人即任贤佐。
唐至元代,是中国马画的高峰。明清时期,仍有一些画马名家出现,如明代的陈宣、詹俨、陆琰、韩秀实、萧琛、张穆之、朱孟渊等,清代的了峻、尹少泉、王基、王致诚、王锡祉、沈昂、李美、郭世玉、潘琼以及西洋人朗士宁等,但多未能超过前代。至现代,徐悲鸿的出现,才又把马画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徐悲鸿,1895年(农历甲午年,马年)出生于江苏宜兴,是我国现当代著名的画家。善画人物、花鸟、山水,无不杰出,尤以画马而饮誉海内外。在一般人的眼里,徐悲鸿与马是连在一起的,以至于有些人说起徐悲鸿就想到他画的马,说起画马就想到徐悲鸿。徐悲鸿曾经留学欧洲,在国外研究了八年绘画。在留学期间,他常入马苑相活马,经常去跑马场写生,观察马的形态、习性和神采,甚至还亲自解剖马匹,以了解马的整个造型。他在画《饮马图》时,甚至要求自己把马喝水呼吸时表现在肚皮上的收缩和膨胀的一些细微变化表现出来。他也有一句类似韩?的名言:“学画最好以造化为师,故画马必须以马为师”,“真马较我画之马更可师法”。徐悲鸿的主要画马作品有《企马图》、《骏马图》、《悬崖勒马图》、《骑士图》、《八骏图》、《驰骋图》、《饮马图》、《九方皋》、《群马》、《秦琼卖马》等。这些作品,极尽马的各种形态,表现骏马的驯良、敏捷、坚毅、飞扬、雄伟,颇能传骏马之神,给人以雄赳赳、气昂昂的感觉;有时作者还以马自喻,马的神态实际上就是画家自己心思意念的流露。徐悲鸿画马,与古人的工笔画不同,他是以一枝粗豪的大笔,表现马的骨骼精神,有一种破空而出的磅礴之势,“一洗万古凡马空”,形成了独特的风格。他的绘画作品,既有国画的神韵,又有西洋画的精神,中西结合,融会贯通,深受海内外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