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生肖文化--骐骥驰骋

本书研讨生肖马的文化蕴涵,侧重说明人与动物的互动关系,以及该种动物在中国文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外国岩画中的马形象
章节列表
一、外国岩画中的马形象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原始时代的马文化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因为年代久远,考察起来极为不便。但人类既然很早就与马发生了关系,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世界各地广为存在的原始岩画,就是古人给我们留下的考察古代马文化的重要线索。原始岩画是人类童年时期的产物,是初民社会生活的形象反映。翻开原始岩画这一人类最初的艺术画卷,可探寻到丰富多彩的马文化的印记。
据著名岩画学者陈兆复等在其著述中提供的材料,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广泛分布着以马为题材的原始岩画。
法国是世界上岩画发现最多的地区之一。法国岩画中马的形象占有突出地位。在拉斯克洞穴、哥摩洞窟、康巴里勒斯洞窟、三兄弟洞窟尼奥洞穴等原始艺术洞窟中,都发现有马的形象。法国哥摩洞窟岩画的题材以动物和人物为主,动物形象有80多个,其中野牛最多,有9个,还有马4匹、羚羊4只以及其他一些可辨和不可辨的动物数只。其中有一幅被命名为《野兽攻击马群》的岩画,画面上一猫科动物正“虎视眈眈”地面向马群,似在向马群发出攻击。法国拉斯克洞穴岩画的动物形象有野牛、驯鹿、犀牛、狼、野马等。马是拉斯克洞穴重复表现的一个主题。据学者们统计,这个洞穴大约有60多个保存得完整的和局部的马形象。这些马的形象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头小身肥,四肢短细,特别是马的鬃毛,被用重彩得以突出表现。拉斯克洞穴中还有一令人注目的所谓“中国马”形象。这匹马,与中国的蒙古马形体十分相似。马的腹部很大,似一匹怀孕的母马,大概表现的是人们乞求生殖的愿望。马身多着黄色,马鬃涂以黑色,马的轮廓、线条、比例都很适当,且具有一定的立体效果。
西班牙阿尔泰米拉洞穴岩画,距今约一万多年以上。洞穴壁画所表现的对象除了野牛以外,也有野马的形象,而这一形象往往被人们所忽略。西班牙东南部拉文特地的阿弼拉岩画点,有一幅十多米的巨画,画面上绘有羊、鹿等多种动物,还发现有两匹马的形象。壁画的创造者们用各种颜色刻画出许多野牛、野马、野鹿等动物形象,来表达自己对动物的认识和理解。这些动物形象,被刻画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堪称人类早期的艺术杰作。
非洲的许多地区也发现有以马为题材的岩画。1875年在非洲西部摩洛哥南部发现的岩画中就有犀牛、马、象等动物形象。撒哈拉岩画中也发现有马、野山羊以及马拉战车等图像,岩画所画之动物今天已经灭绝。非洲岩画最具特点的当属北非岩画。北非岩画分为狩猎时期、放牧时期、马匹时期和骆驼时期几个阶段。狩猎时期,主要表现的动物形象有羚羊、野羊等。放牧时期,羊和水牛不见了,牧牛成为岩画所着重表现的主题。马匹时期,牛的形象不再突出,马的形象增多,马拉车的内容也被画在岩画里,表明家马已经有了。国外学者一般认为,马的放牧始于中亚,包括埃及人在内的非洲人长时期内不知马为何物,公元前1550年前后,马才引入非洲。北非的车马岩画,战车上一般套有两匹或四匹马,马形象的共同特点是四肢向外伸展,疾驰如飞。研究者认为,这是受爱琴文化影响的结果。因为马的这种特殊样式,曾频频出现在爱琴文化的卖锡尼美术中。骆驼时期,马图像减少,代之以骆驼形象。北非岩画的发展阶段生动地反映了这一地区的生态演变过程。
亚洲的蒙古、中亚、西伯利亚等地的马岩画也是极其丰富的。蒙古北部色楞河上游的楚鲁特岩画,是蒙古境内最大的岩画群之一。特别是楚鲁特河右岸的岩画,场面尤为壮观。在楚鲁特河沿岸长达120米的陡峭岸壁上,刻画了各种栩栩如生的动物形象,有野牛、山羊、盘角绵羊、马等。狩猎、畜牧、骑马等内容在岩画中均有所表现。其中的《放牧图》,表现牧人携带牧犬,放牧山羊等多种牲畜。楚鲁特岩画作品可上限至新石器时代,距今约三四千年。
中亚地区自古就是优良马匹的集中产地。哈萨克斯坦考古中,已在古代乌孙、康居驻牧地区发现动物、狩猎和放牧岩画。在中亚距费尔干纳奥希八公里的埃里马奇套发现不少凿刻马匹的岩画。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费尔干山的塞马里塔什,竟有岩画十万余幅,岩画内容包括马等各种动物以及狩猎场面、搬运工具、耕犁和人物。这是古代塞种人、大宛人和乌孙人活动的地域,他们创造了重要的猎牧文明。
在西伯利亚地区贝加尔湖沿岸勒拿河畔的希什金诺村岩画点,有一《牡马》岩画,用红色颜料绘制。马的头部较小,身躯巨大笨重,体下还有一象征男性生殖器的符号,身后为象征水的波纹。此画大概与古人对马的生殖崇拜或乞求肉食丰收有关。
马车图像在国外岩画中经常出现。在蒙古哈嫩哈德山发现的多幅车辆岩刻中有一马驾一车图像,也有三马或四马驾一车的图像。其中一幅三套马车图像,三匹马共拉一辆车,车下有一两腿弯曲的弓箭手在射箭,车旁还有两名交战的士兵,表现的是古代车战的场面。在哈嫩哈德山的最上层,还有一四套马车岩刻。此画似一幅鸟瞰图,画面上绘有一对车轮,每轮分别画有八根辐条,一根车轴将两轮串起,车上有篷,一根车辕从车篷底下穿过。车辕的两侧各有马两匹,马背都朝向车辕。车篷里还坐有一驭车人,所占比例较小,画法也较为……
简略。在蒙古地区发现的车辆岩画多为公元前2000年下半叶至公元前1000年初的作品。在阿尔泰西部支脉发现的多种多样的古式马车图画,一般认为属于青铜时代的作品。如在蒙古阿尔泰东端的亚马纳―乌斯和原苏联图瓦共和国中部的塞恩丘列克地区岩画中的马车,就属于青铜时代的作品,其风格和中亚其他地区同时代的车辆十分相似。
骑马题材也是国外岩画所表现的内容之一。贝加尔湖沿岸地区的库雷康人、多瑙河普列斯拉夫的可萨人、古保加利亚人,他们的岩画里就有许多骑马者的形象。突厥游牧民族也给我们留下了类似的岩画。这样内容的岩画,一般是铁器时代晚期游牧民族的作品。
通过以上对国外岩画进行的快速扫描,可见国外以马为题材的岩画是十分丰富的,这些岩画反映了人类最初与马打交道的种种痕迹,如以马为坐骑、以马引车等。国外岩画中马的形象如此丰富,中国境内又是如何呢?根据近年来岩画学者们的调查研究,中国境内也存在着大量的以马为题材的原始岩画。这些岩画使我们能够形象地看到先祖们认识和利用马匹的历史,从而追寻到远古时代的马文化的踪迹。